學以經世的謝立惠家風
2017-07-19

謝立惠(19071997)是九三學社創始人之一、著名教育家、我國雷達早期的研制參與者。因為寫謝傳,我與他的親屬同事故交有了一些接觸。歸納他,大家有一個共同印象:生活樸實無華、性格安靜祥和、學識淵博、工作嚴謹的中國傳統知識分子。細觀一段時間與我接觸頗多的他的兒子云蓀先生,作為大學教授,不假衣飾發型,討論對《傳》的修改,標點字句精敲細推、窮究具細,實弘秉乃父風格。

學以經世的謝立惠家風

謝立惠重視學,認為只有學才以致德、才以經世濟人。學有各種方式,其中學校學習則是個人事業成功不可或缺的途徑。他出生于安徽省無為縣一戶詩書世家,祖父母及父輩都能識字斷文,只是家道中落。他的父親謝季翔以教書為業,由祖母盧氏婆家接濟,家里才勉以為生。盡管如此,謝家還是非常重視教育。從6歲開蒙繼初中高中,到24歲從國立中央大學畢業,謝立惠勤奮學習,成績一直出類拔萃。

在謝立惠就讀中央大學期間,作為中學教員的父親已無力負擔7個子女的學費。為了讓弟妹們都能學有所成,作為排行老大的他義無反顧地挑起這副重擔。當時,安徽省教育廳為挽本省教育落后蘇浙的狀況,鼓勵本省學子到省外全國知名大學讀書,以每人每年100元標準設立了安徽學生獎學金。他以優異成績每年無一例外獲得該項獎學金。同時,他到中央大學圖書館謀得一份勤雜工差事,通過關系再到附近學校兼職做數學老師,勤勉而為、點滴勠力支撐。在他的支持幫助下,他的妹妹立珩,弟弟立毅、立文先后考入國立中央大學化學系。

上世紀40年代中后期,國統區物價飛漲、教師生活普遍困頓。謝立惠要負擔兩兒兩女云蓀、坪生、慧瓊、慧瑗學費,還要資助好幾位弟妹的學業。兩個女兒原本在一所普通學校就讀,學校教育質量差,學風也不太好,學生不好好讀書。南開中學是當時陪都重慶教學質量最好的學校,但它是私立性質,學費較貴。為了女兒們的前途,初二時,謝立惠毅然讓她們轉學南開。自己除了在重慶大學講課外,還在國立女子師范學院、西南工業專科學校兼課,每周要上課20小時以上,以此勉力應付家庭經濟拮據狀況。這一付出,為兩個女兒日后成功的人生和事業打下了扎實基礎。

在女兒讀南開中學時,每天中午謝立惠會請一位年輕工人給她們送飯。得知這位年輕人讀過書,有提高的愿望,謝立惠就推薦他去學校進修。正是有了這個基礎,建國后,他成長為一名國家干部,一直對謝立惠心存感激。

謝立惠有弟立毅、立文、立和,妹立琦、立衍、立玙,堂弟妹立璟、立瑤,同父異母弟立聰、立珣。愛人朱傳芳在家也是老大,有弟道傳,妹傳玲、傳秀,堂弟妹緒傳、傳華。全面抗戰爆發時,除立聰、立珣還小,其他或參加工作,或上大學、中學。由于家鄉淪陷,他們先后逃難到重慶,或隨學校遷到重慶,聚集在謝立惠周圍。凡逢寒暑假,只要沒事,他們都會回到這個家,家里經常聚十幾、二十多人。

在這個家無嚴格長尊之分,大家和睦相處、無話不談,思想活躍、興趣相投。謝立惠是這個大家庭理所當然的家長。每在夏季,謝立惠晚飯后與大家一起乘涼或散步。這時他會對著天空給大家講天文知識,或講歷史故事,或是提出智力測驗方面的問題、一些物理現象,讓大家認真思考、各抒己見。最后,他再總結性地為大家講解原理,并擴展提出新的問題,培養大家的興趣和愛好。

謝立惠工作非常勤奮,即使是在家里,他也總是不停地工作學習,不知不覺發揮著言傳身教、潛移默化的作用。重慶是山城,交通很不方便,夏天非常炎熱。每天授課謝立惠經常要步行很長的路。回到家,他的襯衣可以擰出水來。盡管如此,他只是拿起毛巾將前胸后背簡單擦一下,接下來不是看書、看報、看外文科技書刊,就是寫講義、編教輔,或在堆滿無線電元器件的桌上熔斷焊接地忙碌。他愛買電子元件,自己動手組裝小型電子器材,曾組裝一部體積很大的8個電子管的中、短波收音機,收聽效果非常好。在他的影響下,二兒坪生從小就喜歡自己動手組裝收音機。謝立惠從旁點撥,但從不越俎代庖。后來,坪生考上大學,以興趣填報的就是電子專業。

謝立惠每天早起晚睡,也從不午休,總好象有用不完的精力。他有吃飯時看書讀報的習慣,妻子朱傳芳總是默默坐在他的身邊,隨時給他布菜。有時,弟妹們笑著問他:大哥,你知道你吃的是什么菜呀?什么味道呀?他總是憨笑著回答:好吃!好吃!

盡管工作忙,謝立惠對子女進行輔導卻從不吝惜時間。二女兒慧瑗在父親的影響下,喜歡數、理、化,假期經常在父親的書架上翻找中學幾何、代數難題一百例、物理難題解析一類書籍,自己摸索著分析解題,實在解答不了就問父親。謝立惠不直接給出答案,而是引導啟發,讓她自己思考解決。難題解答了,謝立惠又讓她進一步思考,看還有沒有其他的解題方法。

受無為縣4位老同盟會員中三伯父謝叔騫、二舅父盧仲農的影響,謝立惠思想一貫傾向進步。1932年他加入中國共產黨,以老師身份在合肥建立地下聯絡點,1934年夏因組織遭到破壞而與黨失去聯系,直到1958年才重新加入中共。因為共產主義的理想與抱負,早在中央大學時,謝立惠就注意對弟妹政治思想進行引導。特別是在重慶,一大家人聚在一起,謝立惠就會有意識地引導大家評論社會和時局,鼓勵表達自己的想法。據妻妹朱傳秀回憶:“姐夫特別喜歡看中國共產黨主辦的《新華日報》。在他的影響下我也喜歡看這個報,從此我了解了共產黨,聽到了黨的聲音,看到了光明,受到了鼓舞。這對于一個深受國破家亡之苦的青年學生思想教育意義是多么重大。”

在他的啟導下,立珩在上世紀30年代就參加了中共地下黨。立毅30年代加入共青團,以后作為大副跑上海至臺灣海運航線。上海解放時,公司的船被扣在臺灣。他與另一位同事硬是劃一條小木船,從臺灣回到上海。立和40年代初考入英國皇家海軍學院,1944年參加盟軍諾曼底登陸,是中國少數幾個參加歐洲反法西斯戰爭的功臣之一。立文中央大學畢業后留校任助教,后到工廠工作。1947年,他的老師帶他接收臺灣最大的制糖企業臺南糖廠,任工程師、廠長,再以后任管理全省糖生產的糖業公司的技術負責人。1949年大陸解放,因拖著一家大小56口人,他無法返回大陸。1986年,他與大哥取得聯系,曾兩次回大陸探親。堂弟立璟是三伯父謝叔騫之子,一直跟著謝立惠。1945年,他參加革命,19476月因參加抗議美軍暴行的斗爭而被捕,后經中共地下黨營救出獄。建國后曾任西南師范學院副院長。

謝立惠一生從教56年,可謂桃李滿天下。他曾作為重慶高校教授接受參加重慶談判的毛澤東接見,建國后先后由毛澤東主席、周恩來總理親自簽名任命為西南師范學院院長、成都電訊工程學院院長。因為教師情結,他也特別鼓勵自己的弟妹和子女從事這一職業。1955年,云蓀從南開中學畢業,填報大學志愿,不少同學報考熱門的理工學院或醫學院。由于他在初中時擔任過少先隊大隊長,在高中時擔任過初中少先隊的輔導員,加之父親母親及多位叔叔阿姨從事教師職業,對學生工作和教師職業有一份特殊的感情,立志當一名數學教師,但填報志愿時仍有些猶豫。謝立惠支持他:當教師好!當教師光榮!今后國家建設還需要更多合格的人民教師。在父親鼓勵下,云蓀以第一志愿如愿考上了師范學院,畢業后成為一名光榮的人民教師。

謝立惠學以致德、學以經世的言傳身教,對這個大家庭產生了非常大的影響。這個家庭有三個明顯的特點:一是參加革命、加入中國共產黨的多。有18人加入中國共產黨,其中有5人是早期的中共地下黨、6人在解放初期加入中國共產黨。云蓀、坪生、慧瓊、慧瑗均在大學期間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二是學數學物理的多。有14人學數理,其中學數學的4人、學物理的10人;三是從事教師職業的多。有19人擔任教師工作,其中大學教師13人、中學教師3人、小學教師3人。

幸运pk牛牛计划-幸运pk牛牛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