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生追求革命與進步的許德珩
2017-07-04

許德珩,1890年出生于江西九江,原名許礎,字楚生,是中國著名的政治活動家、教育家,九三學社的重要創始人,建國后曾先后任水產部部長、全國政協副主席、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許德珩的曾叔祖許振興曾是清朝副舉人,任廣西候補知縣,后參加太平天國革命,充任軍帥。太平天國失敗后,祖父許殿勛避禍游居他鄉以中醫為業,不敢圖取功名。到同治年間,官府追查漸松,父親許鴻臚得以參加府試,中第一名,補為稟生,在浙江紹興府當文案。后因同情徐錫麟、秋瑾等革命黨人,被解職,回老家九江同文書院任教。

許家詩書傳家,許德珩自幼勤奮好學,6歲與長兄德琛在家館讀書啟蒙。后入私塾,師從劉暢春,頗得國學秘奧。在父親的啟導下,他閱讀《新民叢刊》、《革命軍》、《天演論》等,成為民主與科學的啟萌。1906年,為了學好英文、數學,他投師九江縣城同文書院,因食宿無依,在2年多的時間里,只能每天徒步往返40里。1909年,許德珩考入九江中學堂(前身為濂溪書院)。在學堂,由地理教師楊秉笙、圖畫教師王恒兩位曾留學日本的老師介紹,秘密加入同盟會。

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九江光復。許德珩投筆從戎,先后參加九江軍政府憲兵隊、任秘書處秘書。1912年,九江中學開學,他重返學校。1913年,“二次革命”暴發,他再次當兵,參加湖口討袁之役。“二次革命”失敗后,他流亡上海,旋考入中國公學。1915年,考入北京大學英文學門。

19163月,他在北大剛剛讀完一個學期,由于父親病故,生活無著,學業幾難以為繼。蔡元培校長得知后,叫他到北大國史編纂處做翻譯工作,每月10塊大洋薪酬。在當時,10塊大洋是富家子弟一兩天的開銷,而許德珩在校門外簡陋飯鋪以火燒、素面充饑,每月還能省下5塊大洋寄給母親。一條白色床單,睡覺時一半用來鋪,一半用來蓋。

盡管生活艱辛,但許德珩不費思想之進取。經李大釗介紹,他參加了少年中國學會,結識了毛澤東等人。他在“少年中國學會登記表”中“終身欲從事之事業”一欄,填寫為“勞動者教育”,意即通過教育改變國民素質。1918年,他與北京大學進步同學發起組織學生救國會,并南下與張太雷、惲代英、張聞天、沈澤民等部分南方大城市學生運動代表人物建立了聯系。191810月他籌辦了《國民》雜志社,同鄧中夏一起當編輯股的干事,張國燾是總務干事,191911日正式創刊,蔡元培作了序,許德珩寫了《吾所望于今后之國民者》等文,從“感受、恥辱、痛惜、知恥、力行、勤奮、毅力“等七個方面,進一步闡明這個雜志的宗旨。19193月,他和鄧中夏等發起組織了北京大學平民講演團,積極擴大新文化運動和愛國民主運動影響。集成員有三、四十人,毛澤東也是其中之一。

191953日,許德珩得知中國在巴黎和會上外交失敗的消息,馬上召集《國民》雜志社的同學開會,會后通告全體北大學生在晚上七時在三院大禮堂舉行大會,并約請北京的十三個中等以上的學校派學生代表參加。會議一致決議在54日在天安門舉行愛國大示威,反對北洋軍閥政府的賣國行徑。會上推舉傅斯年、許德珩等20位同志負責召集籌辦,推傅斯年為總指揮,許德珩起草大會宣言。當夜,他將僅有床單撕成條幅,寫成宣傳標語。

54日中午,全市3000余名大中學生在天安門廣場集會,“五四運動”爆發。大會宣讀了許德珩起草的《北京學生天安門大會宣言》,大聲疾呼:山東亡,是中國亡矣!我國同胞處其大地,有此河山,豈能目睹此強暴之欺凌我,壓迫我,奴隸我,牛馬我,而不作萬死一生之呼救乎?

當天,有32名學生被捕,許德珩排在首位。許德珩在獄中寫了四句五言詩:“為雪心頭恨,而今作楚囚。被拘三十二,無一怕殺頭。痛毆賣國賊,火燒趙家樓。鋤奸不惜死,愛國亦千秋。”

經孫中山、林長民等社會顯要呼吁,以及蔡元培等北京七所高等院校校長聯名保釋, 57日,北洋政府被迫釋放了他們。527日,受北京各校學生委托,許德珩等南下籌備成立了第一屆全國學生聯合會。531日,上海學生聯合會召集工商各界在西門公共體育場集會,追悼在“五四運動”中犧牲的北京大學學生郭欽光。他在會上作了演講。對“五四運動”的結果他并不滿意,在給朋友的信中強調:“這回運動,好時機,好事業,未從根本上著手去做,致無多大的印象于社會,甚為咎心。”

在上海期間,他還曾與張國燾、劉清揚、康白情等全國學聯的代表拜訪孫中山先生。在見到中山先生后,對先生提議“向學生提供五百條槍,把學生武裝起來”,“對付北京政府”,頗不以為然,認為“辛亥革命和護法運動的問題在于太倚重武裝斗爭,沒有充分地發動民眾。”先生虛懷若谷,表示希望與學生合作,共同推翻北京政府,極為許德珩所推崇。

為尋求救國救民的知識和真理,許德珩響應留法勤工儉學會的號召,決定到法國去勤工儉學。當年10月,《國民》雜志社為許德珩舉行歡送會。陳獨秀、李大釗到會講話。19201月,他登上博爾多斯號法國郵船,并于1922年考入巴黎大學社會學系。在接觸眾多的思想流派中,他特別注意研究馬克思主義,同時,與中共旅歐支部的周恩來、徐特立等建立了聯系。

許德珩曾經結婚,但1915年原配病逝后,便立志求學與學生運動,并改字“楚僧”,以示為“僧”,再無意男女之情。在法國,由蔡元培撮合,勞君展與他認識。在一次通信中,勞將其署名“楚僧”改為“楚生”,以為“重生”,示愛慕之情。1924年夏,勞君展獲法國里昂碩士學位后,考入巴黎大學理科,師從居里夫人學習鐳學。在同一所大學,他們經常會面,感情日深,并于1925年在巴黎中國飯店舉行婚禮。蔡元培特贈紅緞祝賀:“愛結同心,互助互勵。學術事業,勤奮無已。”

1926年,國內革命形勢風起云涌。許德珩非常振奮,迫不及待地回國,于19271月應聘廣州中山大學,講授社會學和社會主義史,深受學生歡迎。由于聽課的學生越來越多,學校只能安排他在大禮堂上課。后受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熊雄邀請,他兼任黃埔軍校政治教官。

“四一二”反革命政變以后,他應惲代英之邀經香港到當時革命中心武漢,在黃埔軍校武漢分校和武漢第四中山大學傳播社會主義知識。以后任國民革命軍總政治部秘書長、代主任。武漢政府反共后,他掩護許多共產黨員脫險。

19279月,許德珩偕回國不久、任武漢大學數學系教授的勞君展離開武漢,抵上海從事社會主義理論的翻譯工作。1931年初,許德珩應聘到北京大學任教,仍講授社會主義和唯物辯證法。

“九一八”事變后,他無比悲憤,經常到各個大學宣傳抗日救亡思想,痛斥南京政府的不抵抗政策,1932年,他與侯外廬、馬哲民三教授被北平當局逮捕,經宋慶齡、蔡元培等鼎力營救,才被釋放。出獄后,他加入了中國民權保障同盟,赴張家口支持馮玉祥組織抗日同盟軍。

19351月,他根據中共地下組織的要求,積極推動“一二九”愛國學生運動。游行當天,許德珩夫婦走在游行隊伍中,與同學們一起迎著軍警的大刀和高壓水龍頭昂首前進,身上的棉衣結了一層冰甲,讓同學們深受鼓舞。1990年春節,“一二九”時期的北大學生朱穆之、劉導生、顧大椿代表三十六位同學祝賀他百齡壽誕。賀信中說:“在為中華民族求生圖存、坎坷救國的道路上,我們共同感受到中國共產黨的影響與領導,同時也感受到您的教誨與支持。我們能夠或遲或早地跟著中國共產黨,沿著一條正確的方向,尋求救國的真理,探索人生的真諦,而末后走上為建設社會主義新中國各盡一份責任的道路上來,這與您還有其他幾位老師的教誨是分不開的。”

1937年,七七”事變后,中國進入全面抗戰階段。許德珩奔走于大后方,根據周恩來的建議,回原籍江西任江西抗敵后援會主任委員,動員抗戰,保衛家鄉。國民參政會成立,他以社會知名人士身份擔任了國民參政會參政員。在參政會例會上,他多次痛斥汪精衛等投降派,反對國民黨一黨專政,成為民主人士的旗幟。

194411月,日寇攻占獨山,進逼貴陽。重慶國民政府投降的空氣非常濃厚。在這種嚴峻形勢下,許德珩、勞君展、梁希、潘菽、稅西恒、黃國璋、張雪巖、何魯、涂長望等重慶文教科學界和一些經濟工商界的朋友對國是非常憂心,經常聚在許、勞家中座談。后來參加的人越來越多,大家深感有必要進一步團結起來、組織起來。于是便把這一座談形式固定下來,取名為“民主科學座談會”,每周舉行一次,并提出“民主團結,抗戰到底”的主張。

194593日,日寇正式簽字投降。“座談會”在那一天舉行了盛大的慶祝會。在會上,有人提議,抗戰勝利了,大家將回到不同的城市,建議將“座談會”發展成為永久性的組織,以便長期存在和發展。此議得到大家的一致贊同,并將座談會更名為“九三座談會”。

恰在此時,毛澤東到重慶參加國共談判,邀請許德珩夫婦見面。許德珩與毛澤東是北大時期的志同道合者,勞君展是毛澤東1917年創建的新民學會成員。老友相會,相談甚洽。許德珩介紹了民主科學座談會的一些情況,得到毛澤東的極大鼓勵。194619日,“九三座談會”成員在座談時決定,把“九三座談會”改建為“九三學社”,這樣使組織從名稱上看像個正式組織而不是座談會議,又保護了組織,加強擴大團結面。會議決定成立籌備會,許德珩與褚輔成、張西曼作為召集人,并在《新華日報》、《大公報》上發表了宣言。

194654日,九三學社在重慶青年大廈召開了成立大會,許德珩當選為理事。選擇這個時間,是因為當時國民黨蔣介石與美帝國主義勾結,蓄意發動內戰。面對如此險惡形勢,“籌備會”認為,知識分子在全國人民面前,還應負起責任,繼續發揚“五四”以來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資本主義的精神,繼承革命的先進知識分子的光榮傳統,與各階層人民站在一起,和一切反動派作堅決的斗爭。在會上,九三學社提出自己的基本主張:“促進民主政治之實現,爭取人民之基本自由”,與中共提出的“和平、民主、團結、建國”相呼應。此后,九三學社積極參加反內戰、反饑餓、反迫害的運動,抵制國民黨政府片面召開“國大”。

1946年秋,許德珩就任北大政治系教授。以此為陣地,他公開宣傳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唯物論,特別是對社會經濟形態的演變詳加論證。同時,聯系實際,經常抨擊蔣介石和國民黨的獨裁。1946年冬,國民黨軍隊占領張家口,蔣介石公然撕毀舊政協協議,下令召開國民代表大會。他是參政員和國大代表,在課堂上有同學問許老對這事有什么看法。許老大聲說:“非法,非法,我堅決拒絕參加。” 他的講課受到同學們的熱烈歡迎,選修的、旁聽的,特別是校外旁聽的非常之多。

1947221日,蔣介石強迫中共駐北平軍調部人員撤回延安時,刑西萍到許德珩寓所,告訴他九三學社今后如何開展工作;520日,國民黨政府召開國民參政會,許德珩依照事先與中共地下黨員協商的結果,利用合法形式,和20名參政員聯名提出《停止內戰恢復和平案》,在參政會上造成強大的反對內戰爭取和平的聲勢。

1948329日是蔣介石下令召開行憲的偽國民代表大會開幕的第一天。北大學生為了表示抗議,在民主廣場舉行集會,國民黨出動了5000名多軍警,包圍了三院、紅樓,在校門對面堆起了沙包,架起了機關槍,裝甲車不停地在沙灘大街開來開去,如臨大敵,隨時都有可能發生鎮壓學生的流血事件。在這樣緊張的氣氛下,許德珩、樊弘、袁翰青三位教授應邀到會講話,受到全場2000多同學的熱烈歡迎。許德珩給青年擬了一個誓詞:“我,知識分子,認清了知識分子應走的道路,絕不為自己的利益而背叛了大多數人民的利益堅決為中國人民的利益而奮斗,為新的中國而努力。”三位教授的演講,極大鼓舞了北大同學的斗志。

胡適時任北大校長,是蔣介石的御用文人。在北大,許德珩與他幾次交鋒。1948年夏,北京大學在民主廣場舉行畢業生典禮大會。胡適出席并發表講話。他勸大家要多研究點問題、少談些主義,要自我奮斗,爭取做人上人。許德珩接著發表講話,對同學們說:“你們走入社會后首先要深入到人民群眾中間去,多為人民辦實事,做好事。切不可做什么人上人,而應該立志做人中人”,讓胡適非常尷尬。194811月初,遼沈大戰告捷,中國人民解放軍即將進關解放平津。胡適計劃把北大知名教授、珍本圖書、貴重儀器運往南京。許德珩向進步學生及時通報了這一消息。在南系北大地下黨的領導下,北大護校委員會成立,專門做教授的勸阻工作,圖書館、實驗室成立了領導小組,嚴密保護圖書、儀器。在胡適灰溜溜地離開北京大學時,只有帶著圖書館館長毛子水和一部《水經注》。

1948430日,中共發出“五一”口號,在北平的九三學社總社聞訊后秘密舉行會議,響應“五一”口號;1949112日,許德珩與城內各大學教員聯合,奉勸傅作義將軍順從民意,謀取和平解放之法,將軍隊撤出城外。北平和平解放后,126日,九三學社公開發表《擁護中共“五一”號召暨毛澤東八項主張的宣言》。不久,作為新政協籌備會常務委員會成員,他參加了由李維漢任組長擬定參加新政協的單位及其代表名額小組(第一小組)、由周恩來任組長的起草共同綱領小組(第三小組)的工作,為新政協的召開、新中國的成立作出了貢獻。

101日,他以九三學社代表身份登上天安門,參加了新中國開國大典,

新中國成立以后,許德珩滿懷豪情地參加中央人民政府工作。他曾先后擔任政務院法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水產部長。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委員,第二、三屆常務委員,第四、五屆副主席。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第二、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第四、五、六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在我國長期的革命和建設中,許德珩同中國共產黨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毛澤東、周恩來和宋慶齡等,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誼。

在各個民主黨派的領導人中,許德珩是比較特殊的一位:從在北京大學讀書一直到1979年,他雖然身為無黨派人士或民主黨派領導人,都始終是一個新民主主義者。在各種形式的斗爭中,他都堅定地站在了中國共產黨的一邊,而并非像其他民主人士一樣,希望在國共兩黨之間不偏不倚,走出一條代表民族資產階級利益的中間路線。

許德珩擁護中國共產黨,申請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時間長達52年。盡管其間沒有實現自己的愿望,但他的心始終與黨聯系在一起,他也始終是黨認可的自己的同志。

1927年初,許德珩回國后,就找到自己北大的老師、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陳獨秀,以及老朋友惲代英等,講述了自己對共產主義的信仰追求,還向組織上正式提出了入黨申請。1932年,國民黨憲兵、特務到處抓人、殺人,北平籠罩在白色恐怖之中。他再次向地下黨秘密提出了入黨申請。黨組織表示非常理解他的心情,并鼓勵他不斷追求進步,不過鑒于他在社會上的影響和其他原因,認為他還是留在黨外為好。在長期嚴峻的斗爭中,中共黨組織始終把許德珩視為黨外同志。1933年,許德珩經范文瀾介紹,加入了宋慶齡、楊銓等人組織的中國濟難會,為營救被國民黨捕殺的共產黨員、進步人士及其親屬做了許多工作。在此期間,他還固定拿出部分薪金支持地下黨組織,對北平地下黨組織的群眾報告會,他有請必到。193511月,中共領導下的北平大中學校聯合會成立,他一次就捐獻了一個月的薪金。1936年秋,他與夫人得知中國工農紅軍抵達陜北后,物資供應非常困難,即在東安市場買的三十幾雙布鞋,十幾只金華火腿,十二只懷表(十塊大洋一只)等,托中共地下黨員徐冰、張曉梅設法轉送給了毛澤東。于是,才有了毛澤東是年112日寫給北平教授們的那封著名信件。19383月,《婦聲》雜志在江西創刊,該雜志是中共領導下帶有統戰性質的婦女群眾團體婦聲社創辦的。正好在江西的許德珩帶頭為之捐款,為雜志的開辦提供積極支持。195163日,九三學社總社召集北京市社員舉行集會,歡迎參加赴朝慰問團歸來的社員方亮、葉丁易等人。在聽取他們所作的赴朝見聞和志愿軍英勇作戰的事跡后,許德珩和到會社員當場捐款1800多萬元現金。同年813日,許德珩夫婦向志愿軍捐贈飛機大炮款40萬元,以后還多次捐獻慰勞品。此外他還積極購買公債支持國家建設,參加為援助災民的寒衣捐贈等。

1962年,許德珩又一次提出入黨申請,中央考慮到他是民主黨派負責人等原因,沒有同意。1979年春天,在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以后,許德珩鄭重向黨組織提出:“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在我身后能追認我為一名中國共產黨黨員。”中央統戰部負責人非常感動,當即勸慰他:“你不加入黨組織,我們也沒有把你當作外人”,隨后,中央統戰部向中央領導作了專門匯報。

不久,經鄧穎超、烏蘭夫介紹和中央批準,89歲高齡的許德珩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得以實現52年來的愿望,樹立了一個由民主主義者成為共產主義者的榜樣。他異常激動,表示:我能在垂暮之年,由一個愛國的民主主義者轉變為共產主義者,我感到無限光榮。我要永遠為黨工作,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終生,死而后已。

 

199028日,許德珩因病醫治無效,在京逝世,享年100歲。

幸运pk牛牛计划-幸运pk牛牛预测